兩棵古樹 特約通訊員陳泉霖攝

□全媒體首席記者李興會 特約通訊員陳泉霖 實習生孫碧瑩 唐明悅

2020年12月29日,保神高速公路全線貫通。

記者2021年1月20日獲悉,目前保神高速建設者們正在緊鑼密鼓地開展收尾工作,預計春節前向社會開放,屆時駕車從保康縣到神農架林區將由3小時縮短為1小時。

從保神高速五道峽收費站前行1.5公里,就到了后坪隧道入口。

車行到這里,一道罕見的風景引人注目:一般情況下,高速公路的兩條隧道在一個平面內,呈平行線狀,但這里的兩條隧道卻不平行,且有6米左右的高差。

更讓人稱奇的是:兩條隧道入口處的道路中間,聳立著一棵參天大樹。不遠處的道路旁邊還有一棵,兩棵樹遙相呼應。

怎會有這樣的景觀?“這是兩棵樹齡超過700年的古樹。”保神高速保康縣協調指揮部工作人員張勇說,為保護這兩棵古樹,保神高速還改了線。

兩棵古樹

到底是什么樣的樹,能讓高速公路改線?“它們叫小果衛矛,是我國特有的植物。”保康縣林業局野生動植物保護和自然保護地管理股股長王海東說。

據了解,小果衛矛分布在我國陜西、四川、云南、湖北等地,主要生長在海拔350米至1000米的山地。

小果衛矛枝翅奇特,秋葉紅艷耀目,果裂亦紅,甚為美觀,是一種觀賞樹木。

小果衛矛抗性強,具有凈化空氣、美化環境等功能,且基本不用修剪,自然成型,是優良的園林景觀樹。

不僅如此,小果衛矛還是一味中藥材,具有祛風濕、強筋骨之功效,《中華本草》里有詳細記載。

王海東介紹,位于保神高速道路中間的那棵小果衛矛樹齡超過800年,道路下面的那棵樹齡超過700年,它們的胸徑都有70多厘米,高十幾米。

王海東稱,由于我國目前沒有人工培育小果衛矛,加之這兩棵古樹是截至目前國內發現的樹齡最長、生存最好的小果衛矛,所以早在2002年就被認定為國家一級古樹,由專人看護。

除了這兩棵古樹,它們的周圍還成對生長著16棵樹齡為10年至30年的小樹。

高速改道

保神高速保康縣協調指揮部工作人員張勇介紹,2016年12月,保神高速施工放線時發現這兩棵古樹擋在公路隧道入口,無法進行下一步施工。

保神高速起于保康縣后坪鎮,止于神農架林區陽日鎮,與209國道相接,是湖北省“十三五”重點規劃項目之一,對完善我市高速公路網布局,擴大襄陽省域副中心城市對神農架的輻射影響,加快保康區域發展、提高保康區域災害應急保障能力等具有重要意義。

怎么辦?權衡利弊后,多方最終決定:就地保護古樹,高速公路改線繞行。

于是,保神高速后坪隧道入口的高架橋從連體式改成分離式,在分離式高架橋前面的山坡上增加了人字形骨架設計;為騰出30米的空間給古樹讓道,平行高速公路路面改為高差近6米的高低錯落布局……

對此,時任保康縣林業局局長的李星奎說,改線后的保神高速在這里高差近6米,每增加一米的高度,成本就會相應增加20萬元。而且,由于一條公路挪到了靠山坡的一面,把古樹放到了兩條路的中間,里面的公路想要防滑,就必須安裝抗滑樁,一面抗滑樁的成本至少需要300萬元。“這個代價不小,但是值得!”李星奎說。

居民搬遷

高速公路從古樹周邊繞行,不僅增加了改線施工的難度和費用,還面臨著征地和拆除3戶農房的難題。

王增海、胡明文和魏明春都是前坪村四組村民。高速公路改線繞行后,需要從他們居住的地方通過,這就需要他們搬遷。

原以為工作不好做,誰知,胡明文毫不猶豫地于2017年年初率先簽下了房屋和山地征遷協議,王增海、魏明春兩家緊跟其后。“陪了它們十幾年,有感情了。”胡明文說,他小時候經常和小伙伴們在古樹下玩耍,“這樹都幾百歲了,是得好好保護。”

實際上,胡明文就是古樹的義務守護者。2001年,當兩棵古樹被認定為國家一級古樹、實行掛牌保護后,胡明文就自告奮勇地成了古樹的看護人。

如今,高速公路改線,胡明文搬遷到了集中安置點,王增海搬遷到高速公路下面不遠處,魏明春則搬到了后坪鎮上。

雖然搬走了,但胡、王二人沒事就來轉轉,看看兩棵樹的生長情況。

前幾天,他們發現因路面防護工程施工,古樹樹根裸露,趕緊給相關部門打電話。保康縣林業局等單位迅速派人趕赴現場查看并制定了解決方案。

短短幾天時間,古樹旁邊就筑起了兩米多高的混凝土擋土墻。待擋土墻建設完工后,保康縣林業局將把銹蝕的支撐鋼管更換為鍍鋅管,同時在兩棵古樹周圍培土、圍網、安裝避雷裝置,并定期進行病蟲害防治等。

責任編輯:蔣琦威
評論一下
評論 0人參與,0條評論
還沒有評論,快來搶沙發吧!
最熱評論
最新評論
已有0人參與,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
圖片推薦
襄陽日報APP
襄陽日報微信
襄陽晚報微信
足彩分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