劉禹錫像(資料圖片)

柳宗元雕像(資料圖片)

□嚴愛華

1

把劉禹錫(字夢得)和柳宗元(字子厚)合成一篇,實在是由于這一對患難兄弟命運關聯太緊,緊密到任何史籍提劉必涉柳,說柳必關劉,包括本文要說的他倆在襄陽的唱和詩,都是出于相同的一次遭遇。

劉禹錫和柳宗元年齡相當(劉長柳一歲),貞元九年(公元793年)兩人同時進京應試,同榜登進士第。接下來同朝為官,還同時與先于他倆在監察御史任上的韓愈結成朋友。但韓愈畢竟年長他倆四五歲,處事更為老道穩重,政治上還是同他倆保持了一定距離。他倆可就不同了,30歲剛出頭就受到重用,加上確實都才華橫溢,很快就成了宰相王叔文、王伾革新集團的核心人物,史稱“二王劉柳”。

不料因支持改革的皇帝易主,被改革觸犯利益的宦官、藩鎮勢力瘋狂反撲,“永貞革新”不足半年“流產”,劉柳同時被貶官到湖南,被貶的官職都是州司馬(劉朗州司馬、柳永州司馬)。遷貶十年中,他倆就靠頻繁往來的詩文唱和互相取暖,兩人的諸多傳世名作均寫于這一時期。

十年后二人被召回朝廷,本以為苦盡甘來,不料重燃的希望又被撲滅,不久兩人又同時被外放到更遠的地方。起初柳宗元被放廣西柳州,劉禹錫則被放到更荒遠的貴州播州(今遵義)。此時劉禹錫面臨一個很嚴重的問題:他有80歲的老母親需要隨身奉養,風燭殘年之人哪里經得起長途流徙!這時柳宗元站了出來,希望跟朝廷做筆“交易”,這筆“交易”后來被韓愈一五一十寫進了《柳子厚墓志銘》:

子厚泣曰:“播州非人所居,而夢得親在堂,吾不忍夢得之窮,無辭以白其大人;且萬無母子俱往理。”請于朝,將拜疏,愿以柳易播,雖重得罪,死不恨。“以柳易播”!原來柳宗元的“交易”,是懇求拿自己條件相對好點的柳州跟劉禹錫“非人所居”的播州對換。韓愈寫到這里,也忍不住長嘆一聲:“嗚呼!士窮乃見節義。”接著發了一大通議論,說有些以吃喝玩樂結交的酒肉朋友,平時可以對你指天誓日,生死不相背負,可一旦面臨小如頭發絲的利害,便反眼若不相識。甚至你掉落陷阱,他不僅不伸手去救,反而推擠一把,再扔下一塊石頭。這種人聽到柳宗元的高風亮節,也該稍微慚愧一下了。

柳宗元與劉禹錫的這檔子事,經韓愈的筆,留下兩個成語:“士窮見節”“落井下石”,成為中國人識別真假朋友的雙面鏡。

2

或許是柳宗元的作為讓皇上也動了慈悲,唐憲宗“開恩”,將劉禹錫改授條件好一些的連州。自長安南下廣東連州和廣西柳州,有一大段的路途相同,因而這次一對難兄難弟是結伴南行的,一直到衡陽才分手。二度謫遷的百般況味,只能付之于一路上一首接一首的唱和詩。途中自然要經過襄陽,這就有了他們在襄陽宜城的一次唱和:

淳于髡墓

劉禹錫

生為齊贅婿,死作楚先賢。

應以客卿葬,故臨官道邊。

寓言本多興,放意能合權。

我有一石酒,置君墳樹前。

淳于髡是戰國時期齊國大夫,死后葬于“善謔驛”,墓址在今宜城小河鎮。此墓自唐至民國,都屢有修整,文人墨客多有吟詠,是宜城一處重要歷史古跡。

淳于髡以滑稽善辯著稱,因而《史記》將他歸入《滑稽列傳》,這也是他死葬之地被命名為“善謔驛”的緣由(“善謔”即善于講滑稽笑話)。而他講的那些滑稽笑話,其實都有托諷、影射的寓意,主要用以規勸諷諫齊王。

末聯“我有一石酒,置君墳樹前”,看起來不過就是通常的置酒靈前表達祭奠之意,并無出奇處,最多“一石酒”夸張了點(一石合十斗),但如果你知道這其實出自淳于髡本人的一個典故,便會覺得妙不可言。原來,有次齊威王賞賜淳于髡喝酒,問他:“先生能飲多少而醉?”回答是:“臣飲一斗亦醉,一石亦醉。”威王很奇怪:“先生飲一斗就醉了,怎么能飲一石呢?”淳于髡便恣逞如簧巧舌,講了一大通文采飛揚的言辭,大意是,喝酒的情境、心境不同,酒量也會不同,最后歸結到“酒極則亂,樂極則悲”,事情到了極端就會衰敗云云。齊威王還真的接受了諷諫,停止了徹夜歡飲之事。

劉禹錫此處故意“以其人之道,還治其人之身”,你不是最多能喝“一石酒”嗎?我今天就帶來“一石酒”置于靈前,請先生你喝個夠吧!對于這個生前喜歡滑稽搞笑的亡靈,以他最喜歡的方式搞笑就是對他最好的祭奠,這又一次體現了劉禹錫常于詩文中不經意流露出的幽默詼諧特點。

那柳宗元的和詩又寫得怎么樣呢?

善謔驛和劉夢得酹淳于先生

柳宗元

水上鵠已去,亭中鳥又鳴。

辭因使楚重,名為救齊成。

荒壟遽千古,羽觴難再傾。

劉伶今日意,異代是同聲。

前文已述,劉柳各方面都旗鼓相當,比詩才柳子厚豈能讓劉夢得獨占風光!柳詩起聯看起來好像是單純寫景,實際上劈頭就用兩典,而且典故同樣均出自淳于髡本人,生生壓劉禹錫一頭(劉只有一典)!

原來,淳于髡曾受齊王使派向楚王獻鴻鵠,不小心讓鴻鵠飛走了,他只得舉著空籠子見楚王,編了一通瞎話:說他乘船過河時,不忍見鴻鵠干渴,取出來讓它喝水它竟然飛去。他無法復命本想自殺,但又怕別人議論齊王因為一只鳥讓謀士自殺;他又想買一只鴻鵠代替,但這又是不誠實欺騙楚王;他還想逃跑到別的國家去,但又不忍心讓兩位國君信使不通,所以還是硬著頭皮來向楚王認錯并請治罪。楚王聽后無比激動:“好啊!齊國竟然有如此誠信的義士啊!”趕快賞賜吧!賞賜的錢財幾倍于那只鴻鵠,此即“鵠已去”的典出。

齊威王徹夜宴飲,逸樂無度,不管政事,淳于髡便以隱語勸諫:“國中有大鳥,止王之庭,三年不蜚(通“飛”)又不鳴,不知此鳥何也?”齊威王幡然醒悟,也以隱語作答:“此鳥不飛則已,一飛沖天;不鳴則已,一鳴驚人。”從此發憤圖強,威震諸侯。此即“鳥又鳴”的典出,也是成語“一鳴驚人”的來源。

因而,“鵠已去”“鳥又鳴”,均透出對那個涉鵠涉鳥的善辯之人早已逝去的憑吊之意,同崔顥的“昔人已乘黃鶴去,此地空余黃鶴樓”是一樣的感慨。接著頷聯便以工穩的對仗“辭因使楚重,名為救齊成”,贊揚淳于髡為齊國做出的兩件重要歷史功績。

頸聯感慨淳于髡的荒墳很快就成了千古遺跡,其人也再不能傾杯暢飲了,言語中流露出對這位戰國名士的追懷與惋惜。因劉禹錫詩最后提到“一石酒”之典,柳宗元在尾聯中,又順勢將劉禹錫比作魏晉名士劉伶,一則劉伶在歷史上以嗜酒而聞名,二則兩人都姓劉,說揣摩你這個當今“劉伶”的心意,跟淳于髡雖然不同時代,但你們應該是同聲相求的知己吧!以涉酒人事作結,也呼應了題面的“酹”字。

這真是一次極高水平的唱和!兩作題旨相同,憑吊對象相同,詩體均為五律,卻各有側重而形成互補。和詩緊銜原唱命意而作引申發揮,結尾也以打趣筆墨回應原唱結尾的詼諧,尤其是兩作的用典,均切人切事,于字面渾融無痕,達到化境。

3

劉柳各自還有其他詠襄陽的詩不再論說,但必須要說的是,此次二人分手即成永訣。

四年后,柳宗元含恨病逝于柳州,年僅47歲。柳把全部遺稿委托給劉還生怕麻煩了老朋友,劉則捧著遺稿泣不成聲,精心編輯成書,于是《柳河東集》流傳下來,至今仍在大、中、小學的課堂上,作為無數學子吟誦的文學范本。

而劉禹錫的“沉舟側畔千帆過,病樹前頭萬木春”“舊時王謝堂前燕,飛入尋常百姓家”“東邊日出西邊雨,道是無晴卻有晴”“千淘萬漉雖辛苦,吹盡狂沙始到金”等等警策詩句,作為生活哲言被萬眾傳誦并同樣入選各種教材。

柳宗元的未成年兒子,被劉禹錫收養,劉禹錫在祭文中對九泉之下的柳宗元發誓,一定會把柳的兒子視同己出,兩個老朋友的詩文唱和就此終止。

責任編輯:蔣琦威
評論一下
評論 0人參與,0條評論
還沒有評論,快來搶沙發吧!
最熱評論
最新評論
已有0人參與,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
圖片推薦
襄陽日報APP
襄陽日報微信
襄陽晚報微信
足彩分析